當前位置 首頁 > 職場薪聞 > 職業指導 > 職場前線 > 大學生邊上網課邊做“副業”掙錢 是否值得?
大學生邊上網課邊做“副業”掙錢 是否值得?
作者:實習生編輯 時間:2020/4/26 閱讀:416次
實習就業網(www.428537.buzz)實習生導語:超長的疫情生活,又給世界帶來太多不可預知的風險與機遇。尤其是大學生要認清目標,準確定位,理性思辨,提升自我,既不庸庸碌碌虛度光陰,也莫讓“事少錢多”“一夜暴富”等論調侵蝕青春與自我。

據中國青年報消息:劉喜發現自己的朋友圈畫風大變,滿屏都是各種微商和帶貨廣告,讓人眼花繚亂。仔細翻歷史記錄才發現,一些好友換了頭像和昵稱,干起了兼職。其中每天刷屏式帶貨的,是她兒子的幼教老師。這個20歲出頭的姑娘一邊發布各種精美廣告,一邊向朋友圈里的各路好友發出“忠告”:“現在是‘副業剛需’,主業+副業=萬無一失!”

“副業剛需”是近年來在年輕人中興起的熱詞。疫情期間,這個詞再度翻紅,甚至有人感慨自己鬧起了“副業慌”。“知乎”上有網友在這個話題下說出不少人的心態——除了工作,還需要一份副業,才有安全感。

日前,面向年輕人的一站式的靈活用工平臺——“兼職貓”對疫情期間新增用戶情況進行了統計,結果發現,受疫情影響,年輕群體大量涌入,22歲以下年輕人已經占據平臺總用戶的68%;而不少白領、教師和自由職業人也加入兼職大軍,這部分人對通過副業緩解經濟壓力的訴求更為強烈。

眼看著朋友圈里一位高中同學時不時曬出兼職高收入,大二女生沈燦也坐不住了。疫情讓她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超長假期,每天除了上網課、寫作業,她決定把剩下的大把時間用來賺點零花錢。“一部手機就能做兼職,15種職位任意選!”在同學的引導下,她加入了一個專門推介網上兼職的經濟公司,繳納入門費398元。

這位出生在三線小城市的姑娘有點緊張,“會不會是騙子?”團隊負責人安慰她,如果你完成了足夠多的單數,不僅能賺到錢,還有各種獎勵,入會費也能原封不動地還給你!入群后,沈燦才“腦洞大開”,原來有這么多兼職都能掙錢啊!如果你長得漂亮、擅長拍照,可以當網拍模特;如果你愛打游戲、喜歡聊天,可以當游戲陪玩;如果你能說會道,可以當主播;如果你聲音甜美,可以陪唱歌、念有聲讀物、陪玩真心話大冒險;此外,還有微商、客服、講師、主持、外宣、助理、團隊管理等各種角色。

愛漂亮的沈燦一眼就看中了網拍模特這個兼職。按照規定,她負責拍下商品,并給淘寶賣家拍攝買家秀,有的賣家會干脆把商品送給她作為回報,有的會返給她一單50元左右的傭金。當她干滿200單的時候,公司會把入會費398元作為獎勵返還給她。

“感覺賺錢挺輕松的啊!”拍了十幾單了,沈燦感覺自己漸入佳境。她接的單從各種衣服,拓展到小飾品和各種玩偶,而花在拍照上的時間也越來越長。剛開始,她利用網課結束并寫完作業的空余時間拍照,后來發現,“有些課網上簽個到就可以溜走了”。起初她選在體育課時溜號,后來發現語文課也沒什么用,再后來發現選修課也都可上可不上……

以前靠爸媽給的零花錢,出去只能買碗面。疫情有所緩解后,沈燦用兼職收入出去吃了頓日料。更讓她刷新見識的是,她聽說高中同學一口氣做了好幾種兼職,號稱“能月入3萬元”。每當父母提醒她別“不務正業”時,她就指著手機里同學的朋友圈反問,“有幾個工作能掙這么多錢?”

這種自己掙錢腰板硬的感覺,大三男生程佳佳也深有體會。最近他靠兼職買下了購物車里向往已久的一枚鏡頭。程佳佳喜歡攝影,平時周末會做些跟拍的兼職掙點外快,買自己喜歡的設備,“光靠父母給的錢,哪夠買這些的?”疫情期間,很多外場活動取消,程佳佳發現自己的花唄眼看就還不上了,他申請了一期延期,然后找到了一個給生鮮電商拍攝產品的工作。

吸引他的是一個月有穩定的幾千元收入,可老板要求他每天坐班。原以為白天不忙的時候,可以順便把網課也上了,可干了一個月下來發現,天天加班,周末也不能休息,“有時候要等到晚上才能開始拍攝,收工時都很晚了”。他決定拿到這個月的錢就走人,“找個活少錢多的去!”

通過這段時間實踐你會發覺:原來讀書沒有那么苦;好工作沒有那么好找;錢沒那么好賺;很少人能自己找到自己喜歡又擅長又養活自己的工作;原來錢可以花的那么快;有時間有假期又有錢,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是多么幸福的事;原來每行每業都有它的樂與苦。要知道,擁有健康的身體、扎實的本領以及笑對世界風云變幻的沉著,腳踏實地、矚目長遠,才是一個人把握幸福的真正的“剛需”。


來源:中國青年報
熱門推薦
nba中国球员